松节寻骨风

混乱杂 别关注
除了雷安都可以
♣ 雪上一枝嵩 松节寻骨风♣

有始无终 02

02

 预警:三角注意避雷,雷的不要点
        安雷部分有r18(这一章有了)
      情感箭头:安←雷←卡,是有点盐的安哥
      战争背景
  02
  
  几乎所有在登莱特大酒店工作或是就餐的人都觉察到新占领此地的那位长官似乎格外看重安迷修。
  
  他们听说这位长官是雷王区统治者的儿子,身份高贵,这次似乎是主动同意打头阵,没想到攻势凶猛竟然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攻下了中立区。
  
  中立区的贵族为了保住自身性命和原本的稳固地位,甘愿做摇尾阿谀的狗应酬于新晋的长官之间,而真正为中立区效力的军人则成为了牺牲品,毫无尊严地被卖给侵略者做战俘奴隶。
  
  安迷修结束在登莱特大酒店一天的工作后,和酒店老板道别:[老板我回去了。]
  
  [唉,小安啊,辛苦了,真是为难你们了。]
  
  [……没关系]安迷修说出这几个字瞥了一眼搂着姑娘的雷王军部下后轻微摇了摇头示意老板勿言。
  
  他出了酒店门后没有按照以往规定的路线回到待定处理人员规划区,脱离监视的人员拐到了战俘营。
  
  从怀里掏出一个叠好的小布包,安迷修绕到其中的一个矮一些的铁栏,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准备把他们丢进去,突然感到双手被抓住了。
  
  [怎么?嫌自己命长了?在我的地盘居然敢公然干这种事?]
  
  安迷修连连致歉,正在内心构思说辞,雷狮却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东西,把嘴里叼着的烟踩在脚下,然后长臂一挥,布包就飞进了铁栏。
  
  [一脸惊讶看着我做什么?难道你送进去的不是物资还是炸药不成?]雷狮用手肘顶了顶他的胸口,[怎么样,我帮你完成了是不是得有报酬?]
  
  [长官想要什么?]安迷修觉得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实在是猜不透,只得叹了口气。
  
  [先送我回家吧,听说之前的有人与一般士兵不同, 因为经常送美丽的小姐和老人小孩回家,而被成为“最后的骑士”,所以今天也想体验一下这个待遇。]
  
  [这有什么好体验的,不过如果真的需要那长官请吧。]
  
  一路上安迷修走在前方没有回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复雷狮的问题,听着雷狮的轻笑本能地感到一种被盯上的如芒在背。
  
  雷狮甚至还交心一般给安迷修说了自己的生世,当作笑料和故事一般的随意态度令安迷修越发觉得不安。
  


接下来r18走链接

 
  黑色曼陀罗,是曼陀罗当中最高贵、稀有的品种,典雅而神秘,花香气清雅幽然。
  
  这是卡米尔听手下从本地收集的这种当地花的信息,他觉得这花与大哥很相配,雷狮应该也会喜欢,于是准备给雷狮摆在卧室隔壁的书房。
  
  深夜,卡米尔行走在空旷的走廊,怀里抱着一束鲜艳的花。临近书房时,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喘息混合着呻吟,以及一些断断续续的话,他轻轻走到没有关紧的门口,有些颤抖地看向门边的空隙。
  
  月光下,自己所崇敬的大哥被一个男人以各种奇怪的姿势压着操弄,发出那些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心里先是无名的火,接着是窥视的不安和异样的快感。
  
  大哥……怎么可以……
  
  卡米尔悄悄离开了那里,转身步入书房,在黑暗中慢慢把花一朵一朵插进玻璃瓶,却被一个小切口划伤了手指,一些血很快便涌了出来……
  
  于是卡米尔想起听到的关于黑色曼陀罗的传说:
  
  每一朵黑色曼佗罗花中都住着一个精灵可以帮人实现心中的愿望 。但是需要人类的鲜血作为交换条件,只要用自己的鲜血去浇灌黑色妖娆的曼陀罗花,花中的精灵就会帮你实现心中的愿望 。但只能用鲜血浇灌,因为他们热爱这热烈而有致命的感觉。 用心培育的黑曼陀罗甚至能够通灵,因此它的花语是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卡米尔不知道的是,黑夜里的曼陀罗很像百合 ,但真正的黑色曼陀罗却是一种闻多了会产生轻微幻觉的香气。清丽,枝叶妖娆,有剧毒,无解,也称情花。
  
  TBC
  
  
 被屏蔽到今天才想起补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