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节寻骨风

混乱杂 别关注
除了雷安都可以
♣ 雪上一枝嵩 松节寻骨风♣

有始无终

  
  预警:安卡雷三角注意避雷,雷的真的不要点求你了!
      安雷部分有r18(虽然这一章还没有)
  情感箭头:安←雷←卡,是有点盐的安哥
  战争背景
  
  part   one
  
  卡米尔端起入门侍从摆好的一杯红酒,冷冷地注视那个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被众星拱月的人笑得温柔和煦。两个人的眼神短暂相接了一秒,那个人目光里的温度褪去几分,再次看过去时又恢复如同初始,春风般完美无缺。
  
       卡米尔作为联盟里雷王军区的现任第一指挥,身穿一袭黑色军装,头顶端正地戴着军队标志性的流苏黑帽,出现在婚礼现场。旁边的手下也是一袭黑色,乍一看一片黑压压的,尤其是领头人面无表情,宛如参加葬礼。
  
  水晶吊灯和喧闹繁复的环境让卡米尔有些恍惚,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一本正经地跟雷狮说:
  [ 别人说我们的军服像丧服。]
  
  雷狮当时微微喝醉了酒,摸了摸他的头:
  [大哥的审美有那么糟糕?不过没关系,我们不就是为了给敌人送葬存在的吗?]
  
  想到这里,一向面瘫的冰冷军师露出了微笑,然后在看到那位即将和安迷修于今天婚礼现场接受见证的人又将笑容收回,他用不带感情的目光审视着那位和伴娘嬉笑的快乐女士。
  
  她很美丽,听收集资料的手下说虽然作为联盟长老的孙女,但平时并不嚣张跋扈,只是随性任意了一些。但卡米尔看着她微弯黑色长发的背影本能地皱了眉。
  
  [听说这位小姐武艺也很好,要不是长老心疼不忍心放她去战场,此次战役小姐的名声必定震彻四方。]
  
  卡米尔一行人周围有人在议论着,这时那位身着洁白婚纱的美人恰好回眸看向这边,看着卡米尔等人略微格格不入的着装愣了一下,而后扬起一个带着侵略性的笑。
  
  [我觉得这位小姐给人的感觉好熟悉啊。]有人小声嘀咕。
  
  [眼睛]卡米尔默不作声地想。眼睛很像,紫色的。
  
  但另一双相似的紫色眼睛的主人已经不在这里了。卡米尔握了握拳。
  
  [是雷王军的卡米尔,一路辛苦了,感谢光临。]安迷修从人群中走向他们,他今天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正装,从前零乱的头发这次打理地整整齐齐,有几缕头发别在耳后露出鬓角,就算卡米尔一直对他有成见也不得不承认他此刻的英俊。
  
  [谢谢]卡米尔压了压帽檐,不情愿地回复。
  
  [这几个月卡米尔指挥官的威名可是在我们总部这里都传了好几回了……]安迷修和善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被他打断——
  
  [请别叫我那个称呼了。]
  
  [卡米尔,我以为你会成熟了一些。经历那么多事怎么还是和你哥哥一样孩子气?既然雷狮把这个位置留个了你,你也确实做的很出色,为什么要回避?]安迷修目光幽幽地看着他,宛如一潜藏待发的狼。
  
  卡米尔想,安迷修这个男人真的很危险,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个被公认的好人不简单,也知道了他的秘密,但是每次他露出藏在那副温和面孔下的一角,他都会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惧。因为这个人的确足够强大、细心,也足够无情。
  
  [多谢指教,下任联盟长先生。没有记错今天是您的婚礼,还是少操心在下,先恭喜你了。]卡米尔说完后带着自己的手下和安迷修擦肩而过,在联盟划分的区域落座。
  
  这是凹凸联盟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婚礼。其实本来并没有到兴师动众的地步,联盟成立不久,各方势力复杂且新仇旧恨一堆账未算,联盟总领长官代号“天使长”的男人为了缓和矛盾并清算势力,借着给下一任联盟长庆祝婚礼的契机几乎邀请了上一次大战中所有的参与者。
  
  最开始大陆各方势力混战,总的来说比较有名的是以雷王区、圣空区、登格鲁区、玳瑁区以、中立区为主加上其它大大小小的分区。上一年的此时,中立区本来正遭受着势力的清换,凹凸大陆却突然被临近的大陆突破了防护边界线,各区空降了许多外来武装力量,因此面临着危机的各方开始反抗。这时以路过中立区的某位异能者和中立区原军队的一名少将为首开始号召全大陆组成联盟一齐对外。经过六个月的对抗凹凸大陆终于驱逐了外敌,而为了纪念这次战役再加上各方元气大伤,联盟依旧存在。那位异能者成为联盟总长官,而在此次联盟会战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安迷修也受到大部分人的推崇,当之无愧地作为了继任者。
  
  这便是这个故事被外人所了解的部分。期间也有无数足够称为传奇的故事以及人物,然而英雄们不是在战争里死去就是慢慢在平安盛世消磨老去,或是离开展开一段无望的流浪。
  
  而与未来的联盟长以及雷王军第一指挥有着渊源的那个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这次联盟战役的踪迹记录一片空白,而他曾经作为中立区噩梦的那段时光,也掩埋在了时光的黄沙里。
  
  ————————————————————————————
  
  一年以前。
  
  中立区因为统治者的昏庸,再加上本就缺失信仰和凝聚力,在雷王军的攻击下节节败退。
  
  被攻下主城区的那天,那位年轻的统帅兼指挥意气风发地看着排在主城最大饭店的面前被发配去打杂的原士兵。
  
  雷狮在部下的簇拥中迈进饭店,无数美丽的交际姑娘看起来浑然不知中立区的失守,争先恐后地凑到雷狮身边,然而那些不安分的手也暴露了她们的心急。甚至还有男孩看出这位是目前被控状态下最大的老板,也贴了过来。雷狮也不拒绝,仰躺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地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们聊天。
  
  不知道是外部的阳光过于热灼,雷狮莫名心烦,这时一个头发零乱顶着呆毛的男人端着酒递给这群人。他看了雷狮一眼又迅速埋下头,雷狮却记住了他冰冷如宝石的双眸,他突然感到口干。
  
  最开始他只想笑,这样一个看起来忠愚的傻小子竟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这里所有的军人已经成了统治者保命交出去当奴隶的棋子,但他的眼神意外地不错。于是他开始无数遍地回味那个眼神,他想起自己曾经想要父王宝库里的一枚宝石吊坠,那个颜色就是这样。然而他一直没有得到,那吊坠和泛着光的颜色就成了他一直以来的心结。所以现在他又回忆了起来,一遍又一遍 。
  
  他突然想:
  
  [这个人,我要得到他。]
  
  TBC
        说写就写,随缘填坑

评论(2)

热度(30)